新疆新聞在線網> 新聞中心->新疆新聞->法律

【關注“6.26”國際禁毒日】緝毒民警講述一線“破冰”故事

2019-06-27 09:48  來源:新疆日報

  白天吸毒販毒人員基本沒啥活動,民警就忙于案頭工作,精心謀劃,等待夜間出擊。

  與影視劇中一臉正氣的人物形象相比,現實中的緝毒民警并不想引人注意。

  “天下無毒”是每一位緝毒民警的理想追求,毒品一日不絕,禁毒一日不止。

  6月18日,自治區及烏魯木齊市在新疆國際會展中心舉行“6·26”國際禁毒日誓師大會。通過集中毒品銷毀、禁毒大使受聘等多項活動,向廣大市民宣傳禁毒知識。圖為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民警向參會代表介紹毒品的特征和危害。

  新疆日報訊(記者隋云雁 李瑞 韓亮攝影報道)在人群中,他們毫不起眼,一點也看不出像警察;在新聞媒體上,他們的名字是化名,身影是背影,偶露正臉也都被打上了馬賽克。因為他們是緝毒民警,注定默默無聞。

  6月18日,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區公安分局禁毒大隊民警接受記者采訪,講述了鮮為人知的緝毒經歷。他們的故事并沒有緝毒影視劇中展示的驚心動魄,但真實的故事更加動人。

  精心布局的“導演”

  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公安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李小明當緝毒民警3年,此前是刑警。警種的轉型,對他來說是個挑戰。“刑警是案發后辦案,而緝毒案件更傾向于主動進攻,思維方式完全不同。”他說。

  打擊毒品犯罪,民警得立足于大案要案的偵破。而偵破意味著“經營”,就像導演一樣,精心布局,讓毒販一步步落入網中,在最合適的時機實施抓捕。

  很多時候,緝毒民警晝伏夜出。白天吸毒販毒人員基本沒啥活動,民警就忙于案頭工作,精心謀劃,等待夜間出擊。

  互聯網時代,非接觸類犯罪增多,毒販多是通過網絡聯絡下家,很少直接露面,打擊難度很大。

  今年4月,大隊民警偵辦了一起“零包”販毒案,毒販通過網絡即時通訊工具和吸毒人員聯系,多次變換交易地點。在民警強有力的控制下,實施了抓捕,獲取了扎實的證據。

  “零包”案因為毒品量有限,不是緝毒民警主攻的大案要案。百克以上的大案要案,對緝毒民警的要求很高,必須“打全貨”,用李小明的話說,就是“一點渣渣都不能流向社會”。有時候兩三個“零包”案的嫌疑人有共同的上家,就需要苦心經營,逐步向上,打“總代理”。

  去年3月,大隊民警偵辦了一起3人團伙販毒案。扎實掌握線索后,在烏魯木齊市抓獲了兩名本地毒販,又于當年9月“清網行動”中在四川警方配合下抓獲了內地的“上家”。抓捕環節都是精心設計好的,既要固定證據,又要在嫌疑人最放松的狀態下實施抓捕,非常考驗民警的“劇情”設計能力。

  審訊環節也是一樣。“要熟悉案件的每一個環節,在哪個關鍵時機拋出哪一個證據都要深思熟慮。”李小明說,“導演”思維要貫穿和毒販斗智斗勇的整個過程。

  6月24日,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南湖南路片區管委會旭東社區開展“健康生命綠色無毒”禁毒宣傳活動。圖為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水磨溝區分局禁毒大隊民警向未成年人講解毒品的種類和危害。

  角色多變的“演員”

  長期的工作練就了緝毒民警的眼力。“吸毒人員從面前走過,一下就要能識別出來,但我們還不能被他們發現。”李小明說,與影視劇中一臉正氣的人物形象相比,現實中的緝毒民警并不想引人注意。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沒有特征才不容易被記住。”李小明說,緝毒民警身上要有濃郁的“社會氣息”,穿著愛好隨大流,不能過于新潮。

  緝毒工作對民警個人能力和團隊默契程度要求比較高。布局抓捕時,大家分散在不同角落,看似毫無關聯,但一個不易察覺的信號就知道應該做什么。

  偵辦案件時,每一名民警都是好“演員”。女民警伏悅在禁毒大隊組建時就來到這里,一直擔任內勤,但每個大案要案她都參與,主要承擔外線偵查工作。“大隊警力不足,我義不容辭。”她說。

  伏悅身高1.6米,看起來不像警察,這就是她最佳“演員”的資本。因為不容易引起毒販警覺,她經常出沒于毒販活動的場所,有時候她是貨場會計,有時候是街頭路人,有時候是接機的時尚女郎。

  一次偵辦案件,民警要獲取一名第一次來疆毒販的外貌特征,計劃在機場秘密拍照。“因為要在市區抓捕,所有人員都得熟悉毒販的特征,此前大家在不同位置和角度制定了毒販出機場時的拍攝計劃,前提是確保不驚動毒販,那一刻到來時大家都很緊張,不敢輕舉妄動。”伏悅說。

  當時,穿著時髦的伏悅一手拿著手機,另一只手不斷揮舞,滿臉笑容,就是一個接到親人的普通人,她順利拍下了毒販的正面視頻,為后來的抓捕提供了有力支撐。抓捕后她出現在毒販面前,毒販認出了她,詫異地說:“那天你在機場!”

  這樣的經歷,每位緝毒民警都不陌生。大隊民警齊飛曾偽裝“二級批發商”和毒販直接打交道,被對方兜了很多圈子,通過了對方設置的很多考驗,自始至終沒讓對方瞧出破綻。

  民警艾山為了偵辦一起案件,在一家物流公司穿起工裝當了8天搬運工。毒販被抓后發現異常,仍以為是這位“工人”發現問題向警方告發了自己,還揚言今后會報復。在審訊室里,毒販見到艾山才恍然大悟:“原來你是警察!”

  默默無聞的英雄

  辦案時,民警力求做到在人海中沒有任何存在感,而在生活中,他們的存在感也不強,因為不能和家人談工作內容,親朋好友的聚會也很少參加。

  齊飛的一些老同學很好奇他的工作情況,但他什么都不能回答。記者問,那你們在一起聊什么?齊飛說,有時會和朋友聊聊自己喜歡的摩托車和滑翔傘,不過都是紙上談兵,沒時間去玩真的。

  女兒過“六一”、過生日,齊飛經常不在場。女兒4歲才知道父親是警察,但沒有見過父親穿警服的樣子,還一直將信將疑。齊飛的母親被查出患癌,3年后離世,因為他無法時常陪伴,留下了深深的遺憾。說到這里,他紅了眼圈,低頭久久不語。

  每一位緝毒民警都是無名英雄。伏悅最了解戰友們的默默付出。“偵辦每起案件都需要苦心‘經營’,有時需要很長時間,必須耐得住寂寞,咬牙堅持到底。”一旦成功收網,同樣沖在抓捕一線的伏悅覺得戰友們是最酷的人。

  艾山主攻方向是海洛因毒品犯罪,吸食海洛因的“癮君子”大多患有艾滋病或者肺結核。今年1月,他抓獲了1名毒販,那人患有嚴重肺病。此后艾山開始發燒咳嗽,沒幾天妻子也出現了同樣的癥狀,經查兩人都有肺部感染。“我知道妻子很擔心,也有些埋怨,但我不能離開自己的崗位。”艾山說。

  “毒品對家庭和社會的危害極大。”李小明說這句話時語氣沉重,他目睹了一起起悲劇,對此感受深刻。烏魯木齊市一名經商成功人士在朋友引誘下吸食毒品,最終傾家蕩產,去年因艾滋病去世。“他原本身強體壯,最后一次見他時他在醫院,體重不到40公斤,走路都走不動。”李小明說。

  有人吸毒,毒販就有獲得暴利的市場。“一方面要大力宣傳,讓全社會都認識到毒品的危害,遠離毒品;另一方面要堵源截流,徹底鏟除毒品。”李小明說,“天下無毒”是每一位緝毒民警的理想追求,毒品一日不絕,禁毒一日不止。

  (文中民警均為化名)

 

〖2019.06.27-09:48〗 責任編輯:王素萍


友情鏈接

浙江12选复式投注表